长期在欧洲人压迫的巴林群岛又落在萨非王朝伊朗的控制之下

,波斯湾地区的西班牙–葡萄牙殖民主义者面对着一个新劲敌——在阿巴斯一世沙赫统治下(1588—1628年)。伊朗一向并不是一个海上强国,它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商队的贸易通路上,靠这些商路保持同邻近的以至极远的国度(如中国)的贸易交往。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朗的掌权者对海上贸易,特别是对控制紧靠伊朗领海通过的海上商路不感兴趣

为把伊朗变成一个封建强国而起了显著作用的阿巴斯一世沙赫,也不是例外。他想把西班牙–葡萄牙殖民主义者赶出波斯湾的愿望,出于多种的原因。首先,在十六世纪末和十七世纪初,奥斯曼帝国的领地几乎把伊朗同西方完全隔绝开来。而伊朗的统治集团这时却正渴望同西欧国家建立稳固的对外经济联系,因为这些国家日益发达的工业可以容纳伊朗生产的全部生丝。伊斯法罕当局在定居那里的英国“顾问”的提示下,深信只有组织通过波斯湾、再环绕非洲的海上贸易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1602年即伊朗军队在沙赫的英国“顾问”谢利兄弟领导下改组后不久,法尔斯总督阿拉维德汗按照伊斯法罕的指示,做了占领波斯湾的要害地点巴林群岛和新霍尔木兹的第一次尝试。阿拉维德汗和英国人利用了巴林的阿拉伯人一次反对欧洲殖民主义者的起义,派出一支强大的伊朗军队渡过波斯湾。伊朗人用突袭方式占领了巴林岛和木哈腊克岛上的西班牙–葡萄牙工事。巴林群岛被宣布为法尔斯省的一部分。

伊朗侵占巴林群岛的消息,引起马德里方面严重的不满。向伊朗派出了一个使团,要求阿巴斯一世沙赫撤军。阿巴斯一世在复信中拒绝了腓力三世对波斯湾地区的任何要求,并声称,他认为这场冲突只是涉及他本人和伊朗的多年附庸——霍尔木兹酋长的内部事务。谈判中断了。在整个过程中,处处都能觉察到在阿巴斯一世宫中代表着1600年成立的东印度公司利益的英国人的影响。谈判的破裂促使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采取更坚决的措施。按照霍尔木兹总督彼得鲁康丁尼乌的指示,弗朗西斯库达索图指挥下的海军切断了巴林岛上伊朗军队的交通运输。伊朗人既没有自己的海军,又得不到巴林的阿拉伯人的支援,陷入十分困难的处境。为了进行报复,阿巴斯一世派遣由阿达姆-素丹指挥的六千人的军队开往伊朗南部,目的是要把西班牙和葡萄牙的驻军赶出阿巴斯港一一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在伊朗海岸的最后一个据点。沙赫指望用对霍尔木兹的陆上封锁来打破巴林群岛所受的海上封锁。这场看起来不可避免要引向战争的冲突,结果以确立武装停火而告终。双方都感到没有把握取胜。西班牙–葡萄牙殖民主义者没有下决心在巴林岛上登陆作战。而伊朗人方面也没有完成向阿巴斯港的进军就撤退了,因为在1603年阿巴斯沙赫开始了对奥斯曼帝国的战争。

这时领导巴林地方行政的是总督一一阿拉维徳汗的一个走卒。在他的统辖下,各岛共留驻了八百名骑兵和数百名步兵组成的守卫部队。总督负责守卫各岛并保证阿拉伯人对新政权的服从。西班牙–葡萄牙殖民主义者再也没有踏上巴林群岛,尽管他们在很长时期里依然坚持自己对这个群岛的“权利”。伊朗在同奥斯曼帝国作战中取得的胜利,迫使西班牙–葡萄牙殖民主义者只能进行一些海上抢劫和对沿海的阿拉伯村落和伊朗村落的袭击。诚然,马德里方面由于对波斯湾的局势并不怎么了解,依旧坚持要采取更坚决的行动。腓力三世国王在1605年2月25日的诏书中就下令采取一切措施阻止土耳其人占领巴林,并尽一切努力把伊朗人从那里赶走。由于波斯湾局势的复杂化,国王的这道命令未能执行。

以后几年发生的事件,使波斯湾地区的局势更加尖锐化了。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封锁了伊朗的海岸,实际上破坏了沙赫的生丝贸易。谢利兄弟之一曾试图岀面充当阿巴斯一世和腓力三世之间的调停人以达到撤除封锁的目的而未果。不仅伊斯法罕和马德里双方,而且伦敦方面也认为只有靠武力才能解决这场纠纷。早在伊、土战争结束之前(人们对它的结局已经没有怀疑了),阿巴斯沙赫在英国人挑唆下就已着手准备了另一场战争。当时就决定以霍尔木兹作为攻击的重点,这个地方是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丢掉巴林以后在波斯湾内剩下的主要据点。伊朗人和英国人在组织兵力的同时,千方百计煽动伊朗南部的阿拉伯人对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的仇恨,这里的阿拉伯人早在1604年就举行了起义并拒绝向霍尔木兹提供粮食。

1612年,差不多就在伊朗同奥斯曼帝国签订和约的同时,伊朗军队开到阿巴斯港,经过短时间的战斗就占领了该港。战役的第一阶段进行得很顺利霍尔木兹同伊朗海岸的联系被切断了。但是下一步就不顺手了。为了消除入侵的威胁,霍尔木兹总督采取从阿巴斯港驱逐伊朗军队的孤注一掷的尝试而竟然取得意外的成功。伊朗人在占领该处几个月内就失掉了阿拉伯部落的支援,这时经受不住火枪兵的突袭,只得放弃工事逃跑。在1613年初,出现了暂时的平静。

英国渴望霸占伊朗市场,因而十分关心伊朗能够取胜。当1614年阿巴斯一世颁发了给予东印度公司大量特权的敕令后,英国的这种关切更是倍增。作为酬答,伦敦方面决定扩大对伊朗的援助,直至亲自参战。在沙赫政府的部长谢利的坚持下,伊朗军队在1615年重又向南推进。在最初一段时间里,他们在人数上的优势起了作用。阿巴斯港落到伊朗人手中。但是和三年前一样,伊朗军队的指挥部没能利用所取得的胜利。战争又变得相持不下。伊朗人没有海军,霍尔木兹这个海岛港口实际上成了伊朗人不可企及的地方。

可是马德里方面也并非高枕无忧的。同伊朗的战争使西班牙–葡萄牙殖民主义者无法对抗他们在印度洋上的主要竞争对手英国的干犯。1617年3月21日腓力三世给副王的一份例行咨文中,要求采取果断措施对付伊朗及其英国盟友,尽一切努力赢得胜利并夺回巴林。可是到了1618年初,马德里方面终于认识到国王的要求实现不了,这时,就向伊斯法罕派出了交战以来的第二个使团。腓力三世向阿巴斯一世馈赠了珍贵的礼品,并表示了媾和和相互谅解的愿望。这种外交手腕使英国人感到不安。阿巴斯沙赫由于对战争的结果感到失望,给予使节友好的接见。取得协议已经完全有可能了。可是当使节提出他们本国也要得到沙赫给予英国的同样特权的时候,却遭到坚决的拒绝,使团空手返回。

1620年东印度公司的舰队在贾斯克击溃了西班牙–葡萄牙的海军,接着就开始了争夺伊朗领海斗争的最后阶段。1623年2月9日,伊朗陆军出现在沿海一带,那里有二百只小船等着他们。在英国舰队掩护下,伊朗指挥官伊玛姆库利汗开始把兵士运过海湾。当天傍晚伊朗人对霍尔木兹发起了突袭。英国舰队从海上用炮火支援。经过一场浴血搏斗,伊朗人冲进城内,完全摧毁了这个城市。

霍尔木兹的陷落,是对西班牙–葡萄牙在波斯湾和阿曼湾的垄断地位的一次毁灭性打击。诚然,西班牙–葡萄牙人还保住了马斯喀特,也还企图进行抵抗,甚至在1625-1626年还几次挫败了东印度公司的船队,但他们要恢复失去的地盘是不可能的了。他们的力量已经枯竭。最后,他们被迫只得满足于进行一些小规模的海上抢劫和对伊朗和阿拉伯的沿海地区的掠夺骚扰,直至1648年被英国人彻底击溃和赶走;英国人在这次战役中既得到伊朗人、又得到阿拉伯人的支援。

在波斯湾地区确立伊朗的统治,对于巴林群岛的居民来说又是一场新的考验。欧洲人的殖民化政策,使得当地经济全面衰退:岛上人口锐减,许多居民点被毁坏,手工业和海产业日趋凋蔽,棕榈林和果园稀疏寥落,田地和菜园一片荒芜。没有任何东西还能使人回忆起当初各条商路汇合巴林的时代。以总督和驻军司令为首的伊斯法罕的官吏,对于恢复巴林过去的声望并不感兴趣。他们的主要注意力集中于在这些岛上建立起可靠的海军基地。伊朗当局竭力鼓励伊朗的平民移居过去。伊斯法罕官员们的大国沙文主义,助长了巴林的阿拉伯人和移民之间的民族敌视和宗教敌视,使得局势日益复杂化。从最富饶的绿洲和适宜居住的沿海地区被赶走的阿拉伯人,不止一次拿起了武器。在西班牙–葡萄牙殖民主义者被驱逐后的十多年里,巴林成了当地居民与新占领者不断发生冲突的地点。对于外国入侵的悲惨景象记忆犹新的哈萨、卡塔尔、马斯喀特和阿曼的居民,给予岛民以全力的支援。

十七世纪三十年代初,巴林群岛的局势已经直接威胁到伊朗的统治。只是到了1636年,在塞菲一世沙赫(1629-1642年)派去讨伐队之后,在这些岛上才熄灭了解放运动的火星。巴林成了萨非王朝帝国领土的一部分之后,在十七世纪后半叶,遭到伊朗的官吏、商人和形形的冒险家的肆无忌惮的掠夺。尤以当地的珍珠海滩损失最为惨重。

尽管在阿巴斯一世及其后继者统治下的伊朗并未变成欧洲国家的附属国,可是它的英国“盟友”却已经制订了一项把波斯湾列入大英帝国特别势力范围的计划。促使他们这样做的,是他们被给予的那些特权。然而计划的实现也不是轻而易举的。战争使东印度公司的船只损失很大。公司老板指望伊朗人再作一些让步而未能如愿以偿。在十七世纪四十年代初,英国人就已经不得不听任荷兰人在阿巴斯港设立第一个商站。在1640年把脱离了“西班牙臣虏”地位的葡萄牙置于自己庇护之下的荷兰人,也是按照把占领波斯湾内前葡萄牙领地作为目标这样一个计划行事的。已经出现的争夺“葡萄牙遗产”的斗争,导致英国人与荷兰人之间一连串的海上军事冲突(1652-1654年、1665-1667年、1672—1674年),这些冲突并没有给任何一方带来胜利,反而给第三国一一法国的干预提供了机会。伊朗只落得在这场列强斗争中充当一个见证人的角色。到了十七世纪末,这些强国都在这里扎下了根:荷兰人在格什姆岛,法国人在阿巴斯港,英国人在巴士拉。

在西方各国争夺波斯湾的贸易垄断权的同时,也掀起了阿拉伯各部落间“小型战争”的浪潮。这种席卷阿拉伯部落的动荡局面,对于伊朗说来,蕴藏着比英国东印度公司和荷兰东印度公司之间的冲突更大的危险。到了十八世纪初,在这些“小型战争”的过程中,阿曼开始兴起。1717年阿曼的素丹伊本塞伏二世利用伊朗萨非王朝最后一任统治者素丹-侯赛因沙赫时期(1694—1722年)国内混乱纷争的局势,侵占了波斯湾内的阿拉伯海岸部分直至卡提夫港。年底,阿曼人渡过了海峡在巴林群岛登陆。伊朗守军被歼灭;伊朗行政当局的代表以及他们在阿拉伯上层人物中的走狗,大部分被击毙;普通的阿拉伯族和伊朗族居民几乎毫无抵抗地迎接了新占领者。巴林被宣布为阿曼素丹国的一部分。伊本塞伏二世在这里建立了海军基地,接着有计划地进占波斯湾内各岛,在1720年把荷兰人赶出格什姆岛。同一年,他的几支队伍开始对波斯湾内伊朗海岸进行袭击。

到了十八世纪二十年代,阿曼素丹国已经控制了波斯湾和阿曼湾的全部交通,这就连欧洲国家也不得不加以重视。由于阿富汗人入侵伊朗而受到挤迫的素丹-侯赛因沙赫,企图向阿曼人手中求得宽宥,包括赎回巴林群岛,但没能成功。阿曼素丹统治波斯湾达二十年之久。他的包括四百艘船舰的海军,可靠地守卫着通向各个驻防据点的要冲。巴林、霍尔木兹、格什姆等岛屿都变成海军基地,阿曼人从这里出发向伊朗多次发起进攻只是到了四十年代,伊朗由于干练的军事统帅纳狄尔沙赫(1736-1747年)的努力而重新获得统一时,阿曼素丹的势力才衰退下去。

伊朗的新统治者对波斯湾的经济意义和政治意义作了足够的估计。在他尚未成为沙赫、但已拥有不受限制的权力的时候,他就采取了一些果断措施来保卫伊朗海疆免受阿曼人的侵袭。从布什尔港到阿巴斯港的伊朗海岸,许多据点都开始了修复工作。1734年同英国东印度公司达成第一个购买战舰的协议,这些战舰将作为伊朗海军力量的基础。到了1736年,纳狄尔沙赫认为时机成熟,就从布什尔港向巴林群岛派出一支载有四千名士兵的舰队。这次讨伐进行得很顺利。阿曼素丹的傀儡贾巴尔城酋长几乎是不战而降。伊朗的登陆部队清除了群岛上的阿曼人,恢复了伊朗总督的权力。

纳狄尔沙赫在波斯湾恢复伊朗的统治,全凭武力和,当地居民的需求和利益一概不予考虑。这样的政策当然到处都碰到坚决的反抗。伊朗人在入侵以后几个月就不得不撤出巴林,但是在1737年,纳狄尔沙赫在英国人的支持下又向波斯湾地区重新派出了武装力量。

1737-1738年的战争是从击溃阿曼海军开始的。伊朗军队踏遍了波斯湾的整个阿拉伯沿海地区,所到之处留下一片废墟。巴林、哈萨、卡塔尔、马斯喀特和阿曼的居民都逃往阿拉伯半岛内地。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纳狄尔沙赫也未能摧毁他们的勇气和斗志。当1741年艾哈迈德伊本赛义德素丹揭竿而起并把伊朗人赶出马斯喀特和阿曼时,整个沿海地区各阿拉伯部落全都拿起了武器。纳狄尔沙赫的占领地只剩下了巴林,伊朗人付出巨大伤亡的代价才保住了它。

这次失利刺激了伊朗的统治者,促使他们采取更有力的手段。伊朗海岸和巴林群岛的守军补充了新的力量。到处都在兴建新的工事和修复原有工事。1741年英国人协助在布什尔港完成了一所造船厂工程,着手兴建一所制造炮身和炮弹的铸造厂。至于造船用的木材,纳狄尔沙赫下令要到马赞德兰省,即远离波斯湾一千五百公里的地方去采伐。

到了这一年年底,伊朗在波斯湾重新发起军事行动,一直继续到1744年。纳狄尔沙赫把军队运往巴林,从那里再运往阿拉伯沿岸,占领了从哈萨直到马斯喀特和阿曼这一片地方。可是,这一次他也未能把阿拉伯半岛东部和东南部牢固地掌握在伊朗手里。

1743年时,随着伊、土之间战争重起,在伊朗帝国内部,由于捐税负担的加重、各种残酷的征敛和封建剥削的加剧而开始出现骚动。事态一直发展到法尔斯省的统治者塔吉汗同伊朗当局派驻所辖阿拉伯各地区的代表之间的联系都告中断。1744年初,在阿曼和马斯喀特爆发了武装起义。伊朗驻军遭到歼灭,总督和他的亲信都逃跑了。数月之后,伊朗人全被赶出阿拉伯地区,包括巴林。在以后的几年里,纳狄尔沙赫一直连这些岛屿都未能再夺回到伊朗手里。

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巴林群岛上存在一个相对独立的酋长国。这段时间是一段暂息时期,因为到了十八世纪五十年代,伊朗就再次发起对波斯湾地区的进攻。这场攻势的发动者是伊朗南部的游牧部落森德人的领袖凯林汗。早在1753年森德部落和巴赫蒂阿尔部落之间内讧炽烈的时候,凯林汗就已经派队伍渡过波斯湾占领了巴林。当时这些岛屿回到伊朗手中,只是一种在有利时机采取的个别的征讨行动。对波斯湾地区的真正攻势,凯林汗在相当晚的时候才开始发动,即在他成了整个伊朗的实际统治者之后(1760—1779年)。

凯林汗在把设拉子城变为他所建立的国家的首都后,制订了一个行动计划,其内容大体和当年纳狄尔沙赫所设想的相同。不过凯林汗和他的先辈不一样,他并不急于发起军事行动,而把主要精力放在寻找同盟者上。1761年,他同定居在巴士拉的英国东印度公司代表发生了接触。谈判的结果是向“英国在波斯湾的代表一一最尊敬的普莱斯”提供一系列优惠贸易待遇,条件是东印度公司保证防卫伊朗海岸和巴林“不受阿拉伯海盗的侵袭”由于英国人同时与阿曼素丹和巴格达省总督保持着友好关系,凯林汗只能指望,同东印度公司的协定可以在一定时期内防止巴林群岛脱离伊朗。可是他对英国人的期望最后还是落空了,尽管东印度公司在1763年把它的代表机构迁到了布什尔港。签订各种贸易合同得到的好处,抵偿不了由于防卫波斯湾的伊朗领地而引起的许多麻烦,这些麻烦事对英国人是不利的。l770年他们关闭了布什尔港的商站,返回巴士拉。

凯林汗又企图依靠在布什尔港与巴士拉之间的哈尔克岛落脚的荷兰人,但取得的成效更小。荷兰人的地位十分虚弱,凯林汗也无法给他们以应有的支持;1776年他们被里格港的统治者、阿拉伯酋长米尔-莫汗那赶出哈尔克岛。总而言之,寻找同盟者的活动并没有给凯林汗带来预期的结果。

尽管如此,波斯湾的局势对于实现他的计划是十分有利的。阿曼素丹国在艾哈迈德伊本赛义德去世(1775年)以后也明显地削弱了,在一段时期内放弃了进攻的政策。阿曼的附庸(哈萨、卡塔尔等地)重新掀起了阿拉伯部落争取独立的运动。西方国家的立场仍然是极不明确的,它们的兴趣局限于贸易方面。凯林汗既没有自己的海军,又无法使用英国或荷兰的舰队,就决定从陆上去占领整个波斯湾地区。1775年伊朗军队开往巴士拉,经过长期包围后占领了这个港湾。奥斯曼帝国同波斯湾的联系被切断了,使它暂时退出了这场角逐。但是伊朗人顺着阿拉伯沿海地区向南继续推进时,却遭到在现今科威特领土上设防的阿特班部落阿拉伯人的阻挡,后者还同东印度公司建立了友好关系。

早在十七世纪末已经开始衰落的奥斯曼帝国,在十八世纪下半叶经历着严重的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已经不再是一个危险的敌人了。1779年凯林汗去世,伊朗境内又起了内战,军队很快撤出了巴士拉。随着伊朗军队的撤走,结束了长达一百七十多年的伊朗争夺波斯湾统治权的斗争。到了1783年,伊朗被赶出巴林群岛。

Leave a Comment